林毅夫:保护家庭保障消费 发消费券比发现金更有效


在这之前,包鸣还继续去了公司两周。收到通知邮件的当天,不少人就已经撤了,但基本上还有一半的人在公司办公。接着,因为学校停课等原因,不少同事需要回家带孩子,一周下来,包鸣所在的办公区里的十几个人,就只有一两个人还会来上班。再之后,包鸣就成了唯一的“留守者”。

特朗普:希望球迷们尽快回归球场 呼吸新鲜空气

和苹果公司一样,谷歌公司也开始全面居家办公。

更多的问题来自生活上。“我3月7日在亚马逊fresh上买的菜,今天(3月30日)才给我送到!”肖雷是硅谷半导体企业超微电脑的一名程序员,禁足期间,亚马逊fresh和针对华人的生鲜电商weee!是他最常用的买菜平台。后者现在已经很难刷到有货的状态,即使刷到了也是以套餐的形式进行售卖,前者的配送时间也是需要抢的,因为人手严重不足,抢到了也只能慢慢等配送。“由于现在感染人数很多,很多人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基本上都是网上买菜,实在是买不到了,才会冒险出去买菜。”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

去公司办公需要SVP审批,Apple Park变空了

大多数受访者都表示,自己在家与在公司相比,工作效率并没有下降。不过也有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家上班会没有那么专心,注意力容易分散。在Uber做程序员的张正表示,平时跨组或更远的交流一般都是在线,所以影响不大,但组内会有比较多的面对面交流,现在也要通过线上进行了。他感到工作的节奏有所放缓。

托尔的个人情况介绍,图源:美国海军研究所官网

科技互联网公司平时就比较灵活的特点使得远程办公并不会成为一个难题。在亚马逊硅谷办公区上班的陈钟表示,亚马逊平时就会让员工每周在家办公一天,这在硅谷的科技企业尤其是大公司中非常普遍,一来可以减轻本地交通压力,二来也方便员工处理家事。不少企业也都为员工添置设备、搭建工作条件提供了数百美元不等的补贴或报销额度。

“疫情里面受冲击最大的还是像餐馆这样的服务业,我已经看到一些奶茶店在各种群里发链接求大家点外卖,连配送费都是免的。”肖雷表示。总体来看,硅谷科技企业在诸多行业中,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对线下活动依赖较少,需求降幅也没有那么大,企业的抵抗力也普遍更高。

疫情中的APPLE park,几乎不再有人出入,十分冷清。